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易腾动力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589|回复: 1

冬吴相对论第374期:APP终结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10 10: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4-3-10 10: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吴相对论第374期:APP终结者

文字整理:陌上燕飞 树上的毛毛虫 风之彩

文字校对:正清和 Droming 平平淡淡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梁某人,对面的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最近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信号正在显现出来,就是微信已经开始在做一些跟它的商业化有关的东西,到底下一步会怎么走,这个答案现在逐步清晰。据说腾讯的微信将会在5.0的版本当中有一个关于商业化的坚实的支柱,这个东西是什么呢?就是所谓的微信支付。

吴伯凡:互联网的应用到最后落脚点就是一个支付的问题,就是买单的问题。好多互联网做不成功,它有两个东西没落地,一个是它是否是一种日常的需求,而不是一个一时性的需求。这一点我们以前讲过,为什么开心农场,它时间

梁冬:昙花一现。

吴伯凡:昙花一现,为什么微博也基本上是昙花一现?因为它只是一个玩的工具的时候,最后它就不会持久。

梁冬:玩玩就算了。

吴伯凡:对,玩玩就算。它应该是一个刚性的,也许使用频率不是特别高,但是你必须要用的,这是一个落脚点。第二个落脚点就是,你必须要从交往到交易。要不然你是很难从这里头真正能够获利的,交往都达不到的时候,那就更不用说了,就是我愿意买单的时候以一种最方便的方式买单,这才是根本的东西。

梁冬:我一直猜想微信将会怎样实现它的商业化,以腾讯的经验来说,它们拥有全球最好的一个在线游戏的这样一个运营团队。所以理论上来说,微信可以加在线小游戏或是手机游戏,这是一个很好的变相方法。但是我在想说它怎么收费呢,是吧?你在网上你用Q币,现在微信和QQ最大的不同是,以前玩QQ的人都是有Q币的人。现在玩微信的人很多是没有Q币的人。

吴伯凡:它是另外一种人群。在管理学上讲它是新市场破坏。就是说,微信人群,当然有很大一部分也是从QQ转过来的。但是微信会作为一个主流的交通工具迅速的发展是因为有大量的曾经不屑于或者不会用QQ的人,他开始用这个东西。

梁冬:很多大学教授、政府官员、投行的人、媒体的人,甚至你几乎在所谓的主流人群当中,所谓的商业精英人群当中你已经找不到一个不用微信的人啦,在我们周遭的朋友里面。

吴伯凡:你照过去的话,几年前我去像浙江、江苏一些企业里头去,看见一些老板给的那个名片上头,它那个QQ号。

梁冬:QQ号,你会瞬间觉得那个人跟你不是同一种人。

吴伯凡:对对对,当时很怪异呀!但是现在都是堂而皇之地……

梁冬:交换微信号。

吴伯凡:交换微信号。

梁冬:或者直接扫。

吴伯凡:直接一扫。这个东西太强大了。

梁冬:所以我曾经还开过玩笑,说如果有一天微信要搞收费的时候,家里面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家里面只有一个孙子有QQ币,那么大家可能还想管他买Q币,然后玩成年人的那些游戏。但是现在发现可能不是用Q币来支付,而是另外一套支付体系,类似像微信支付这样的东西,这个东西多么重要,老吴,因为我们自己平时做个小生意。比如说你开个店必然会涉及一个店的会员管理系统,也就是说所谓的你的客户群的管理,这个客户和一般的消费者之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比如说我们在微博上有一百万粉丝假设,这一百万人他只是关注你了解你,大家是朋友,社会交往,但是他不会付钱给你,但是你个微信号里面,比如说我们店里面的微信号。以后也许我们可以推出一服务,某些产品,它可以直接收费的时候,哪怕只有一万个人,这一万个人,公司花在一万个人上面经营的成本,很可能比花在经营一个一百万的微博上更加的用力用心,为什么呢?因为这一万个人他是实实在在的消费者,所以前段时间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就说阿里巴巴在搜新浪微博的时候,其实是着力于打通新浪微博所谓商业化的一个可能性,因为有许许多多的人在新浪上推广他们的产品,但是把流量导到他自己的淘宝店上,这个事情你是知道的。微博没有挣到钱,阿里巴巴没有挣到钱,是那些商家挣到钱了。各种V,各种大号挣到钱了,那么现在的情景就是说,微信如果要切入这个市场的话,它直接以我在这里就可以收费的模式的话,那很可能一下子会颠覆很多东西。最近你知道吗,微信在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如果它真的大面积的话,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示范,你知道那个南方航空吗,最近使用微信来做它的订票,买票的这个系统,已经很成熟了,招商银行的微信业务也是这个样子的,甚至招商银行,他们做了一个测算,用微信去群发一些资料给他的客户,相当于客户管理系统,比发短信要便宜的多,以前你发个短信,一个客户还几毛钱,现在微信它是不用花钱的,所以你就会发现说许多大企业会有效率的或者有意识的在把他们的客户导到微信平台上,这个事情很重要。在中国,如果很多大型的拥有巨大商业客户量的这种大型客户,比如说像银行,航空公司,电信公司,保险公司。

吴伯凡:我现在看到的那些保险公司

梁冬:保险公司他们本身已经聚合巨大的用户量的情况之下,如果他们有系统的把这个东西嫁接到所谓的微信平台上,会带来一个行业上的一个颠覆,这个颠覆是什么,就是APP这个行业的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在大概前两年的时候,我们会碰到很多人在说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创业,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就是找几个人会写APP的那种语言的,搞一个APP的一个应用软件,于是就变成了一个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这种人工资都很高,很多人都两三万,三四万块钱一个月月薪的这种程序员,但是如果突然有一天,腾讯告诉你说,你只要在微信上就像注册一个微薄或者注册一个博客一样,你就可以用的时候,很多人就不会像当年在做个人网站一样的去做APP了,你理解我的意思吗?

吴伯凡:现在移动互联网创业已经到了天花板,甚至到了死胡同,我们看到这两年出现的这种移动互联网公司太多了,你随便碰到一个人都在做那些东西,都希望将来大家来通过用他的这样一个APP,他自己建立一套商业模式,用这种方法,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我们已经讲过了,就是我们在手机上日常使用的APP只有五到七个,从理论上你有几十万个APP,但是你进不到,这个七是一个很神秘的数字。

梁冬:七上八下。

吴伯凡:定位理论里头关键的一个理念,就是人们的兴趣点和人们的记忆力,锚定的那个点,它不会超过七个,超过七个它就自动省略。

梁冬:我们的心智模式里面能装的东西很少的,有很多人说,一个公司的领导人向他直接汇报的人不能超过七个,超过七个之后就超过他的管理幅度了。

吴伯凡:我们的死党不会超过七个,我们能够想起同一品类的商品的品牌,数不出七个以外出来,是吧?对于很多商业模式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一个限制,它就像那个鲤鱼跳龙门一样,它是个龙门,你跳的进这七个里头,你活下来,跳不进去你就死掉。

梁冬:所以,我们想把这个系统给大家讲讲,在过去的三年的时间里面,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创业热潮诞生了一大批做APP的公司,这些公司做了各种各样的应用软件,读书的、游戏的、各种的减肥的、什么什么健康的,很多很多,打高尔夫球的。但是大家一定要知道,我们现在一个手机所谓的客户端的入口,其实是一个按钮,就是打开手机屏幕上的一个按钮,这一个按钮里面,电话是一个,你的短信是一个。

吴伯凡:也许短信将来省出来了。

梁冬:我现在有好多朋友跟我说发了短信我半天才回,我大概一天只打开二次那个短信的端口,都排在微信后面,然后是你的邮件,然后一个股票,如果你买股票的话,一定要经常看的,就没有多少个了,如果你的整个的意识流里面只能装七个的话,这些必杀的刚需已经占据了前五个的话,所有做APP的只能争后两个入口。

吴伯凡:有一个朋友他跟我在聊这个事儿,他也在做移动互联网创业。他说,“照你这一说,我就一下子心都凉了,难道说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吗?”我说,“成功的可能性是有的。”

梁冬:那是非常非常微弱了。

吴伯凡:我就用一个生物学上的比喻。

梁冬:这个生物学的比喻是什么呢?稍试休息,马上继续回来,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冬吴相对论》

片花:社交网络要盈利为什么必须实现从交往到交易的过度?移动互联网创业为什么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为什么一个人能长期稳定使用的APP只有五到七个?创业为什么是一种社会必要的浪费?为什么说开放免费、大众狂欢式的互联网时代正在终结,而封闭收费、以客户端应用为主导的互联网时代正在来临?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APP终结者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对面的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今天我们的话题是讲微信将会如何的改变整个的移动电子商务的生态。在过去的三年里面,中国或者全世界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公司,这些公司是在做所谓的APP应用作为它们的主要生存模式,就有如很多年前,很多公司专门帮别的公司搭建所谓的公司网站或者是个人网站。后来你突然发现大家都不去干这个事了,我只要去申请一个博客,我不需要搞服务器,我也不需要开发应用软件的工作人员,我就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发布内容的平台了。博客远比公司的网站成本要低,而且要好用的多。好了,在过去的三年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公司在做所谓的APP应用的时候其实是一个历史的轮回。今天微信突然推出一个功能,说任何你以前在APP上想做的事情,尤其是B2C的,就是商户对普通消费者这种应用的,你可以借由一个微信账号来完成一个所谓APP应用的时候,你突然发现那一些APP面临一个所谓的生态性的灭顶之灾。而于此同时,由于我们每一个人打开手机的时候,能够选取的点击的那个点不会超过七个,刨除电话,刨除微信,刨除微博以后,只剩下两三个的时候,那所有现在市面上正在做APP应用的那些公司,将会面临一个巨大的像恐龙时代突然灭绝一样的一个灾难。

吴伯凡:我说的这个比喻其实就是一个生命就是一个受精卵细胞。问题在于这个卵细胞是很少的,精子是很多的,上亿,从理论上这有点像现在目前的众多的创业公司。上亿的小蝌蚪都有机会的,从理论上讲,最终也会有成功的,就是那一个。

梁冬:技术上说有没有两个蝌蚪同时扎进去的?

吴伯凡:那就是双胞胎之类的,那很少的,哪儿出个三胞胎全世界的新闻都要报道的。

梁冬:出个五胞胎的话怎么喂奶,哈哈……您继续。

吴伯凡:他现在就这个局面嘛,我那个朋友听了更绝望了。说从理论上讲会有,一个生命会诞生的,但你的可能性就是亿分之一了。

梁冬:想想我们每一个人真的很伟大,我们都是PK几千万人下来的。

吴伯凡:就是在上亿个兄弟姐妹当中你出生了。

梁冬: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唱)。哈哈……这个故事一下子觉得充满了生命的壮阔,说远了说回来,所以就像是说现在所有的APP应用,都在争夺人们手机上的最后两个按钮一样,现在看来这个机会是很少的。

吴伯凡:这个跟技术没关系,它是人的本身的注意力的指标就是那么大。

梁冬:但是,现在你知道微信跟微博有个很大的不一样。微信更封闭一些,我们以前在《再部落化》里面讲到这个事情,所以微博现在有点像博客的手机版,它有某种社会公众媒体的特性。而微信它慢慢慢慢的由通讯工具进化成了什么呢?成为一个客户管理工具。现在有很多的企业,比如说小微企业,一个指甲店,你做指甲的,你可能有一千个会员,每个会员在你这存了两三千块钱,大概是这么样一个量级,很多这样类似的企业。那么你怎么样管理这一千个会员呢?以前可能你要花点钱买一个所谓的软件,但是你怎么沟通呢?怎么分析他们的数据呢?你怎么让他们很有效的续费呢?这些事情其实挺麻烦的,但是如果微信能够扮演这个角色的话,你会突然发现微信将会彻底的改变很多小微企业的生存状态,甚至改变一个所谓的媒体生态。现在已经有很多特征了,有许许多多的人开始不在主流媒体上做节目,他们就做什么呢?只做订费用户这种,如果有一天一个音频节目,比如说《冬吴相对论》,我们以前说过的能够借由微信下载人们愿意很方便的支付一笔费用来去听的时候,那可能瞬间中国会爆发一万个《冬吴相对论》这样的节目出来,你知道吗?

吴伯凡:以前它其实也是一个落地的过程。比如说一个人,刚开始他唱网络歌曲在网上唱红了,那完全是免费的嘛,但最后他还是要落地。

梁冬:他要变现。

吴伯凡:变现,变现他就会……

梁冬:搞演唱会,代言。

吴伯凡:演唱会,各种各样的。芙蓉姐姐就是这样的,芙蓉姐姐她刚开始完全就是把网络当成一个秀场,当她最后也会到哪儿做个活动什么的。

梁冬:这就是芙蓉姐姐的悲剧。芙蓉姐姐是靠做屌丝成功的。这么说吧,但是由于她的广告赞助商不能忍受我的品牌跟这样一个结合,虽然你很红。所以,千方百计地把她打造成一个高端。呵呵,变成一个励志姐,你知道吧?但是这个东西跟她以前她的立基,她的人民群众发生了巨大的裂变,于是就变成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掉进一个悖论。

吴伯凡:她之所以有大量的屌丝。

梁冬:屌丝支持。

吴伯凡:把她给骂出来的,是吧?

梁冬:她红了一户。

吴伯凡:以一种特殊的反向注意力来把她给捧红了。但她的红一旦是要把它作为商业价值来变现的时候,它就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

梁冬:悖论。

吴伯凡:我要说的是,就一个我说从传播到交往到交易,如果不到交易这个层面它不可能持久。比如说有些人在网上昙花一现了,原因是她没有持续开发的动力,她就那么爆红一下,然后就完了。当一个网络现象变成一个有商业价值的时候,它是有回馈的。就是它所聚拢的注意力,它能够变现,而且这个交易是很方便的话,它可以持续的发展它就变成一门生意。它坏处就是说,这一点我作为一个互联网的最初的用户,我是不太喜欢这种方式的。老实说。因为它不像以前那么有趣了,因为它跟钱粘在一起,但是这种商业的力量非常强大,以前这种大家在一个通用平台上玩,很有趣,但是玩一玩,昙花一现,就结束了。

梁冬:作鸟兽散。

吴伯凡:作鸟兽散。现在的互联网它是从Web到APP,是吧?提出长尾理论的那个克里斯·安德森他前两年不写了一篇文章,叫《Web已死,Internet万岁》吗?他实际上说的是网页的那种互联网已经正在消失,就开放的好像人人都有机会的一种大众免费狂欢的互联网的时代正在结束。以客户端的应用为主导的一个封闭的非免费的越来越跟商业联在一起的互联网将取而代之。

梁冬:对,我们较早之前讨论的一个问题说:草根经济成为了这个消费主流,其实草根并不代表他不花钱,现在发现说是那种草根他花钱花得比较多。可能十块二十块他不觉得。

吴伯凡:以前说那个互联网经济叫耍猴经济,是吧?这个街上弄个猴子在那儿耍,一大堆人来看,一旦收费的时候大家都跑了。现在不是这样了,现在你来了以后他也是有办法让你交钱的。因为以前的是网页,现在是APP。

梁冬: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是APP这件事情已变得越来越危险了。如果有一天,所有的APP都变成是一个所谓的微信帐号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那一些开发APP的那种人会面临大规模的失业,这才是我今天讨论的核心跟大家想讲的东西。稍事休息,马上继续回来,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冬吴相对论》

片花:微信推出APP账户服务功能将会怎样改变移动电子商务和中国小微企业的生态环境?什么是云计算的核心理念?为什么说微信即将在新一领域完成从自由终端向公共平台的过渡?微信将怎样改变现有的媒体生态?为什么说提供精神和知识产品的创业者将会通过微信创造新一波的财富奇迹?欢迎继续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APP终结者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对面的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今天我们讲到一个话题就是如果微信推出来,把它的功能取代了很多APP应用的话将会怎样?事实上来说,我们可以看到,微信越来越多的可以有更好的商业化和客户管理化的这个能力。APP以前它是作为一个应用,就像很多年前有很多人帮别人搞网站一样,还有很多的工程师。现在腾讯把它变成是个免费的或者对小微企业来说免费的一个平台的时候,它的力量就很大了。

吴伯凡:比如说以前,企业都要建自己的邮箱,买个服务器,域名很麻烦。后来一下子网易邮箱,它通过这种方式,你名片上印的那个邮箱一看是你公司的,实际上用的是网易的。它只不过是把这个名字……

梁冬:稍微解码一下,调成你们的。

吴伯凡:看上去这个界面是你的,实际上你用的是网易邮箱。还有你说的企业网站,一下子被博客所取代。这里头有一个共同的规律是什么?我不知道怎么来概括它,其实这是一种广义的云计算。

梁冬:怎么说?

吴伯凡:尼古拉斯提出云计算这个概念的灵感来自于他对美国电网的发展史的研究。就是他发现过去的很多制造企业,他都首先要建自己的发电机房,甚至是电站,大一点的。每个企业都要买发电机,但后来由于这个公共电网出现以后,企业就没必要买发电机了,那是一笔很大的费用。当然了,那些曾经卖发电机的那些人赚到了钱,但后来由于这个电网出来以后,企业无非就是一个插座。插上就可以用电了。这就从发电机时代到电网时代一个公共网络出现以后,终端就变得越来越轻越瘦,几乎到没有的地步。云计算也是这样,就是把大量的计算都在后台,就是我们没必要有那么多的设备、那么多的终端来进行计算。这就是云计算的概念。有那么多的企业网站最后有一个平台就能解决问题,有那么多的企业邮箱由一个平台来解决问题,从企业网站到博客,这也是同样的逻辑。只要有一个公用的平台,大家都可以用的时候,你原来自有的终端就成为问题,就变得没有必要啦。现在又出现这个局面,就是微信它有可能成为一个公共平台的时候,大量的,就是现在很多移动互联网公司开发的几十万上百万的应用软件都变得像发电机一样没有必要了,对很多企业来说这是个灾难。

梁冬:而且以前很多朋友都说,在网上搜到了各种APP里面也有你们冬吴相对论,但是效果不好,而且有些时候因为它是免费的,一些志愿者做的吧,它有一期没一期、有一搭没一搭的大家挺痛苦。实际上我们以前也觉得做这个挺麻烦的,反正都免费给大家听嘛,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可以把每一期都放在微信上面,只要你现在关注《冬吴相对论》公众这个微信,你就可以每一期输入一个号码,365,他就会听到这一期的节目,而且品质音效挺好。我那天到我家里,我回家看我姐,把我吓一跳,我姐她告诉我,她现在听《冬吴相对论》都这样的,把那个手机接到音箱上面,她说只要微信一关注,365,就弹出来马上就开始播了,听着挺方便,都不需要什么APP应用了。

吴伯凡:这其实这有点像调台了,就是调那个电台了。你调的而且它不是那个台,它调的是哪一期。我们费了半天劲,我们也很感谢那些志愿者进行推广。现在发现你只要借助这个东西就以前很多的努力,发现一个新的格局出现的时候,它变得没有用啦。记得我讲过一个故事,我说:“有一年去一个地方去旅游,看见远处有一座岛,我就使劲的游,因为我要逞能,因为在场的很少有人能游泳的,我是南方的嘛。”

梁冬:你会游泳。

吴伯凡:我就是要逞能,就游到那个岛上去。离到岸边还有一定距离的岛上,自豪地站在那个岛上跟他们挥手,就那种感觉还是很爽的。一会儿,在我游的过程当中,其实有一个事情在发生变化:退潮了。

梁冬:哈哈……这个故事很有意思。当你好不容易把西装……

吴伯凡:当我把西装,很快发现在这个岸边和岛之间出现了一个像山脊,就它实际上是像个岛

梁冬:坡儿。

吴伯凡:它那个山脊,水退去的时候大家就背着手就走过来了。

梁冬:这个故事你以前讲过吧。我觉得特别具有代表性和隐喻性。我们有一些所谓的先知和先能的人,嚓的一下跳过去之后,刚刚西装才脱掉,然后再挥着手冒着生命危险过去了,是吧?结果同伴们只是晚了5秒钟,就纷纷穿着衣服过来了。这个时候你可以想象,那一些玩得很高级的人,就像最开始搞个人网站的人,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是吧?最开始很多单位都搞自己的APP,后来发现花了很多钱,结果怎么样了呢?这个社会它是有一个趋势的,只要需求足够强的时候,就会有一些人突然把它变成一个公众平台,然后以零成本推向市场,然后他在这个过程当中再慢慢慢慢地建立起它的平台的收益价值。

吴伯凡:这顺便说到创业的问题。有时候,创业本身它是社会必要的浪费,所以那么多企业为什么会失败,其实,它也是逐渐逐渐试错的一个过程。大量的都是要失败的,失败了它会逐渐显现出某种趋势出来。

梁冬:你只要想一想,现在这么多的企业,连当当都要去天猫上开店了,你还搞什么电子垂直商务网站,有意义吗?再搞得大,你也不过是天猫上的一个店。你搞那么多的APP,最后只不过是一个微信的公众帐号。

吴伯凡:这就是庄子的那句话,“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就是我们创业的时候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就是当你点着火把,谁都在比,我的火把比你火把大,另外又出了一个大火把。一会儿太阳出来了,那很尴尬的一件事情。

梁冬:这个事情很具有比喻性。你发现当有一天政府部门也在做一个微信帐号,当企业也在做微信帐号,它们超越了以前微博的功能。微博更多的是传播功能,在小范围内的广播功能以外,微信变得有更多的客户端管理能力,后台数据分析能力,支付能力,包括社群的沟通能力的时候,出现了这个东西的时候。也许有一天,微信干了这个事情是可以直接在网上卖各种东西的,但是我相信它不会取代淘宝,因为腾讯没有卖实体产品的基因,但是它会卖各种虚拟产品。比如说各种游戏,比如说各种音频的内容,所以我觉得下一步,如果我们《冬吴相对论》自己的微信没有做好的话,这个世界上会出现一万个《冬吴相对论》。各种的《陈李相对论》,《冯梁相对论》,各种《相对论》,你想想看,这个事情还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还有各种单人脱口秀的,是吧?都有了,如果这一天真的来到的话,我实在不知道它将会对我们的媒体生态和我们的商业生态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但我确信地知道,将会出现在中国一大堆的小微企业,借由像当年在淘宝上创业一样,那一些提供精神和知识产品、虚拟产品的人,他们会使用微信这个平台创造新一波的财富奇迹。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冬吴相对论》,我们下一期同一时间再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易腾动力 ( 粤ICP备12094338号 )

GMT+8, 2021-9-23 17:32 , Processed in 0.07617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20 Yitens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